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红楼梦:贾宝玉讲自己梦里第一次,细节羞羞,袭人怎么
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5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红楼梦》开篇不久,到第五回,贾宝玉就从男孩成为了男人,标志事件有两个:

一是在侄儿媳妇秦可卿床上做了一场春梦,梦遗了。

二是湿着裤子回了家,和袭人初试云雨情。

因为《红楼梦》是一部谈“情”的小说,贾宝玉的少年时期当然不能时间过长,快快的让他感知男女风月,有利于他快一点和他的男朋友女朋友们深度交融。这一点,着实需要感谢现实里第一个奉献的袭人。

宝玉真实中的第一次给了袭人,文中说他强拉袭人行那警幻所授之事,一个“强”字,倒觉得宝玉有点仗自己是主子欺负人、袭人受了委屈似的。其实这句话之前若细看,那是不得了的,这段原文如下:袭人亦含笑羞问道:“你梦见什么故事了?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?”宝玉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。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,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。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……

接下来要干什么就不用详细说了。我就纳了闷了,你袭人一个奴才,本来就年长两岁,已经通了人事儿。给宝玉换衣裳完了就完了,一个姑娘此时不说刻意回避,还问对方:你是不是梦遗了?问就问,还羞问,大家都是荷尔蒙旺盛时期,谁能经得起你这么露骨啊?你不是好奇吗,宝玉就给她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,讲到关键处,按一般的丫头,哪里还好意思听,还不得羞的躲出去,人家袭人不,人家掩面伏身而笑,这动作多诱人啊,反正宝玉没有把持住,不知道读者们的定力如何。

读到这里,哪里是宝玉强拉袭人,分明是袭人故意挑逗宝玉。人家袭人早就给自己一个理由: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,今便如此,亦不为越礼。既然这么坦然,干嘛和宝玉要说是“偷试”呢?还“幸得无人撞见”。这不是前后矛盾嘛。

?袭人这个丫头还真是大胆的很,甚至可以这么说,贾宝玉之所以梦遗之后能来个初试云雨,就是袭人刻意挑逗的结果。袭人才是主犯,宝玉不过顺势而为而已。

袭人有自己的作案动机和目的,她和贾府里那些家生子不同,像鸳鸯、紫鹃等人,虽说是奴才,也是生在富贵乡里的,从小也是锦衣玉食,不知冻饿为何物,更不知生活的艰辛,所以她们本质上是单纯的,也不存在什么危机感。袭人就完全不同了,她经历过全家即将要饿死的危局,所以才将她卖到了荣国府,她本人不在受冻挨饿,老子娘也得以填饱了肚子,这才有后来花家的转机。

每每想起因生活困顿快要活不下去的日子,不难想象,袭人一定是不寒而栗的。她应该是最为恐惧有一天再过那样的日子,在这样的心理驱动下,争荣夸耀之心渐渐滋长,如何才能永葆富贵呢?她一个奴才,能走上的人生巅峰不过是成为主子的姨娘。当有了和宝玉产生亲密无间的关系机会时,她不由得要紧紧抓住了。

事实也证明,这次云雨后,宝玉视她更与别个不同,而袭人呢?待宝玉更为尽心了。可不是吗,两个人这种关系,不特殊都难啊。

我是屏山,欢迎点评、关注。为您研读《红楼梦》里的真故事。

参考原著:甲戌本、庚辰本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,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通行本《红楼梦》

图片来源:清 孙温《绘全本图》